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共计 2100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6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出发前的准备

来坦桑快两年了,传说中必去的三大旅游胜地-塞伦盖地国家公园、乞力马扎罗雪山、和桑给巴尔岛,一个都没去过。这次恰逢中国援坦医疗队穆索马分队的医生们即将回国。回国前,两位医生想去一趟乞力马扎罗雪山,邀我们同往,我们欣然同意,终于有机会一睹鬼斧神工的非洲最高峰,心情十分激动。

从穆索马经陆路到乞力马扎罗省首府莫希共有两条路线。第一条路线是穿过塞伦盖地和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用时14小时左右。第二条路线是往南经姆万扎绕行塞伦盖地和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用时22小时左右。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路线一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线路二

2017年9月24日凌晨四点半我们一行四人到达了穆索马镇上的大巴车集合点。坦桑的大巴车不像国内,车站买票上车,准时发车,当地的长途大巴车除了在车站卖票,都会有自己另外的订票办公室,在办公室买票,也从办公室上车,沿途上客下客。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凌晨四点在等车

 

由于两位医生这两个地都方都已去过,同行的另一位同事工作签还没下来,穿过塞伦盖地和恩戈罗恩戈罗每次都需缴纳七十美元的门票,我们最终选择了耗时稍长的第二条路线,每人车票43000先令,合人民币128元。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沿途的风景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沿途的民居

 

我们几乎是横穿坦桑,历时22小时,于第二天凌晨2点多到达莫希小城,坐了一整天的大巴车,达到宾馆时人已经有点犯迷糊了。

向乞力马扎罗进发

休息一夜,第二天上午,我们向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进发。一路上明显可以感觉气温也越来越低,而我竟然有了飞机起降时的耳膜阵痛感,我知道这是由于海拔的骤然变化导致的人体内外气压差不一致而引起的,张开嘴,咽咽口水便可缓解,我们真的离雪山越来越近了。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我们在山脚下

由于我们同行的一位老师身体不适,她就留在山脚下休息,我便和两位医生加上一位当地向导上山了。乞力马扎罗雪山海拔5895米,而我们的计划是步行至海拔2720米的第一营地,从山脚到第一营地,只能算步行登山,从第一营地往上,才算得上是爬山。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上山路上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牛头树

 

乞力马扎罗雪山最有名的莫过于在登山的过程中,可以欣赏到不同季节的景物,从山脚下的春意盎然到山顶的皑皑白雪,一年四季的不同景色,登一山便可览全貌,佛佛一下子走过了一个春秋轮回。而我们虽然没有登顶,仅仅是到达海拔2720米的第一营地,这短短的一两千米海拔,也足以让我欣赏到至少两个季节的景色了。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我们到达第一营地

 

刚进山时,气温还不算很低,周围的树木又高又密,枝干也很粗壮,各种鸟叫声不绝于耳,而随着不断地往上,越来越冷,可以看到植被明显不如山脚下茂密,枝干也越来越细,就连鸟叫声也少了许多。刚到第一营地时,由于出了很多汗,结果刚坐下休息一会儿,就觉得寒意袭人。我们坐了一会儿便下山了,而对于打算登顶的人来说,这里只是起点,还有一个星期的路程在等着他们。

说到登顶乞力马扎罗,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力、物力、财力、体力缺一不可,需要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准备,要锻炼身体,提高自己面对高原反应的能力。进山时,通常一行人需要雇十几个向导,将灶台、煤气、食物等扛上山去,还要背着氧气瓶以备不时之需。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登山者的氧气瓶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为登顶者搬东西的搬运工

 

就算这样,还有可怕的高原反应在等着他们,许多人在体验到高原反应的可怕之后也只能半途而返。如果强行登顶,付出的很有可能是生命的代价,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的弱小无力。

由于登山耗费体力,再坐二十多小时的大巴身体实在是受不了,我们便决定取道阿鲁沙,修整一天再返回穆索马,就这样阿鲁沙成了我们的一个支线目的地。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出发去阿鲁沙

阿鲁沙之旅

阿鲁沙是坦桑第三大城市,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世界闻名的活火山-梅鲁火山便坐落于此。9月26日上午,我们一行人抵达了美丽的阿鲁沙-传说中将来东非联邦共和国的首都。我们阿鲁沙之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自然景观,而是东非共同体总部。

在安排完住宿之后,我们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一家位于市区的中餐馆,几个月以来终于见到中餐馆,可以美餐一顿。在与店老板的攀谈中,我们得知这家中餐馆在已经开了二十多年了。而刚与店老板交谈,见我们说汉语,他竟一时没反应过来,以英语作答,可能离家太久,已经忘却了乡音吧。大厅布局古朴典雅,放着上个世纪的音乐,竟不免让我产生一种恍若梦境的感觉。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开了二十多年的上海饭店

 

吃完午饭,我们打的去了东非共同体总部,阿鲁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城市,现代程度较高,但却不似达累斯萨拉姆那么拥挤杂乱。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阿鲁沙的蓝花楹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阿鲁沙市区

 

不久我们便到了东非共同体总部,恰巧碰上一对过来参观的夫妻,一位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参观了东非共同体总部。历经50年的东非共同体,从成立、解散、再成立,可以说,一部东非共同体的历史就是一部独立后的东非国家的历史。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

东非共同体总部大楼

 

从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到梅鲁火山城-阿鲁沙东非共同体总统树与奠基石

 

目前东非共同体正酝酿将东非六国合并为一个以阿鲁沙为首都、以斯瓦希里语为国语的单一联合主权国家。虽然六国都同意这个倡议,但由于各种复杂原因,加之六国中的南苏丹还陷于内战无法自拔,该计划的实现现在看来还遥遥无期。

尾声

虽然身体十分疲惫,但却是精彩无限,我们从西向东横穿坦桑,登上了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雪山,游览了历史文化名城阿鲁沙,参观了东共体总部,甚至还乘坐了迄今为止时间最长了长途大巴。一句话总结,不虚此行。

正文完
 
admin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admin 2024-01-09发表,共计2100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